打印

[绿意盎然] 【妻如针,刺我心(别名:警察妻子和傻子三叔)】(103-105)【作者:MOSHI(魔师)】

22

【妻如针,刺我心(别名:警察妻子和傻子三叔)】(103-105)【作者:MOSHI(魔师)】

【妻如针,刺我心(别名:警察妻子和傻子三叔)】(103-105)【作者:MOSHI(魔师)】

作者:MOSHI(魔师)

字数:7354

    【第103章】


    我木然的看着屏幕,看着屏幕中的袁媛,此时这个冰冷的土房裡,已经有了

    光亮,此时已经是白天。

    这几天在这个土屋裡,我已经忘记了白天和黑夜,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呆了几

    天了。

    以前时间观念特别强的我,第一次过的如此的浑浑噩噩。

    外面的光线透过模煳的塑料布,让屋裡的光线也十分的昏暗,照不亮我此时

    已经变得阴暗的心。

    屏幕中的袁媛十分的伤心,因为她已经彻底的失身于三叔,这就是她玩火自

    焚的后果,只不过屏幕中袁媛的心伤也比不过我此时的心伤。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时候显身手,显身手……」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这个安静的土房中响起,让我勐然从此时悲

    痛欲绝的心情中惊醒。

    我不知道自己来了多久了,但是手机一直没有响过,手机就放在我的腿边,

    我没有像以前一样,第一时间去看手机的屏幕看看是谁打来的。

    难道是袁媛吗?如果是袁媛打来的电话,我该不该接?接起来该怎么说?听

    到手机的铃声,我第一时间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厉害,我如此的紧张说明我还深爱

    着袁媛。

    只是我终于壮着胆子看向手机的时候,发现来电的不是袁媛,而是我们局的

    局长,也是我的直接上司。

    对啊,如果是袁媛打来电话,铃声不是这个,而是……多年工作让我养成的

    习惯,让我赶紧把电话放在耳朵,接听了起来。

    「你好,局长……」

    接听电话后,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铿锵有力,不让局长听出来我的疲惫。

    「小李,你去了哪儿裡?」

    我这边刚打完招呼,局长冷冽的声音就在那边响起,听到局长的声音有那么

    一丝不高兴,我心裡突然一惊,难道说我已经超出假期了吗?自己过的连日子都

    忘记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局长……」

    我没有回答局长的问题,或许是自己此时心已经不像以前对生活工作那么积

    极,我的胆子也大了不少,要是在以前我根本不敢如此的「怠慢」

    局长。

    「你妻子今天来警局了,是给你送衣服来了,说天气转凉,我给你放了假,

    你妻子不知道吗?」

    局长似乎听出了我心情有些不一样,冷冽的口气澹了不少,歎了一口气说道。

    听到局长的话,我心裡突然扭动了一下,袁媛竟然给我去送衣服了?也是,

    天气转凉了,现在我在这个土房裡就感受到了。

    袁媛不敢给我打电话,肯定是把衣服送到警局,之后让同事转交给我。

    听着局长说的事情,我的眼睛还看着已经暂停的笔记本屏幕,裡面的画面暂

    停着,袁媛坐在浴室裡让花洒冲洗她被侮辱的身体,一时间我不由得有些痴了。

    「结果单位的同事也不知道你咋回事,就告诉你的妻子说你已经放假了,根

    本不在单位。不过你的妻子办事还是很严谨的,在那种情况下也没有打电话给你

    ,而是直接找到了我,询问我是不是以给你放假做幌子,给你安排了秘密任务。

    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还是假公济私的给你撒了谎,告诉你妻子给你安排

    的秘密任务,不能和你联繫,你妻子这才放心。这不,你妻子刚走,我就赶紧打

    电话给你,你妻子把厚衣服放在我这了,还要我想办法转交给你……你小子到底

    在干什么?放假不回家,跑哪儿去了?在外面养妖儿了?」

    听到我这边一言不发,局长开始在那边苦口婆心的长篇大论起来,听的局长

    说的话,我心裡真的不是滋味。

    袁媛还是知道关心我的,要不然也不会给我送衣服,而且听说我休假后,第

    一时间不是给我打电话确认,而是理智的找到局长询问,说是感动,我内心真的

    有那么一丝,但看到此时屏幕中定格的内容,我的内心却火热不起来。

    「小李啊,我知道你还年轻,年轻人嘛,总是有那么一丝冲动,不过你要知

    足啊,你的妻子多么的漂亮贤惠啊,你知道不知道,你妻子当年在警校的时候是

    多少年轻干部惦记的一朵花啊,没有想到最后被你摘走了,所以……收敛一点,

    否则的话,虽然是家务事,但我作为领导也会以生活作风问题给你处分的,听到

    了没有?」

    察觉到我没有说话,局长还以为我是愧疚的默认了,自以为是的说了起来。

    不过此时我真的不想去解释什么,只想挂断电话让自己的心平复一下,这么

    多天了,我还是第一次和外界联繫,却得到这个消息。

    「好了,话不多说,下不为例,早点回来把你的衣服取走……还有,以后再

    有这件事情别指望我给你撒谎,自己擦屁股去……嘟……」

    听到我这边还没有说话,局长还以为我是无话可说,自愧不如,所以最后警

    告了我一下,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忙音,我放下了手机,看着还没有熄灭的屏保,我不由

    得自嘲的笑了笑。

    局长还以为我瞒着妻子偷偷跑出来约会情人或者小三,或许局长心中有那么

    一丝失望吧,毕竟在单位,我是出了名的顾家好男人。

    只是局长没有想到的是,偷情背叛的不是我,而是你认为最贤惠的美丽警花

    ,我的妻子背叛了我。

    虽然我现在还没有看完全部,虽然现在画面中袁媛是被三叔强暴,不是她自

    愿的,但是那晚我在健身房门缝看到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虽然我没有看的太清晰

    ,也没有看到俩人那次的开头,但那次肯定不是三叔用强,而是袁媛自愿的,只

    要袁媛自愿,这件事情就变了味道。

    不过现在我没有任何的心思去解释,爱怎么想我就怎么想吧,现在我还在乎

    什么名声?歎了一口气,放下了手机,看了一眼还在定格的屏幕,我慢慢的下地

    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此时身体发酸僵硬,而且屁股很凉,我走到了窗前,看着外面的阳光,听着

    隔壁邻居说话的声音,天气真的凉了。

    外面街坊邻居的欢声笑语此时在我的耳中环绕,是那么的刺耳。

    我此时只想安静一会,对于工作还是生活,我都不在乎了,我突然发现自己

    失去了方向和目标。

    在刚刚发现袁媛和三叔有事情的时候,我唯一的动力就是查明真相,虽然我

    没有看完全部,但是我已经预感到后面发生的事情,虽然不一定完全准备,但是

    可以大致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我接下来该做什么,该去哪儿,我没有任何的目标,至于那个视频,我现在

    暂时不想在看下去了。

    此时感觉自己肚子有些疼,我肠胃一直不好,有胃病和肠炎,一直是袁媛给

    我精心调理,这几天我一直吃那些已经有些发软的生土豆,肠胃炎又要犯了。

    如果在家的话,袁媛看到我肠胃难受,一杯热水和药物早已经放在袁媛的手

    心给我递过来了,只是此时谁能够关心我的死活呢?肠胃越来越痛,最后痛的我

    弯下了腰,我蹲在了窗前,双手捂着肚子,豆粒大的汗珠开始滚落下来,不过我

    没有吭声,虽然很疼,但远比不上我的心疼。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疼痛感慢慢的减轻了,我蹲在那鬆了一口气。

    我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扶着土牆准备站起来,我的手在寻找支撑点,不小

    心付到了牆根的一个破柜子上,这是三叔土房中为数不多的几件傢俱之一。

    我的手在抓住柜门准备支撑起来的时候,柜门太破了,竟然一下子掉了,我

    没抓住,再一次坐在了地上,我揉了揉屁股,随意的看了一眼那个柜子,因为柜

    门掉了,所以裡面的东西露了出来,裡面的几样东西突然引起了我的兴趣……

   
    第104章


    那是一个破布包裹的东西,裡面彷彿有相册和书籍一类的东西。

    三叔的土房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本来三叔原本的家庭在村裡也算是富裕

    的,但是当我那个侄子夭折后,三叔就整日酗酒浇愁,玩物丧志,最后把家裡值

    钱的基本都变卖光了,只剩下了少数不值钱的东西,甚至小偷来了都不愿意拿走

    的东西。

    来到三叔家裡这么久,我还没有看过三叔的私人物品。

    我用手拿出了那个已经散发霉味的破布包,上面的气味难闻且刺鼻。

    把布包打开,首先掉出来的是一个红色的盒子,虽然盒子已经掉色变黑,但

    是上面的军徽依然闪耀,我打开了盒子,一个闪亮反光的军功章出现在了我的眼

    前,这是一枚三等军功章,旁边还有一个荣誉证书证书。

    我打开了那个证书,裡面是三叔的信息,三叔当兵的时候还立过战功,这是

    我没有想到的事情,上面是三叔穿着军装的黑白照片,年轻时候的三叔真的很帅

    气,甚至比我小时候记忆中没有得病的三叔还要帅气,及时三叔放在年轻人中也

    算是英姿飒爽。

    这个时候我看到证书上有三叔部队的番号,只是读到这个部队番号的时候,

    我感觉到了一丝熟悉。

    回想了一会后我终于想起了这支部队,因为我喜欢军事,总是喜欢看一些军

    事杂志和新闻,甚至在警校上学的时候我也用学校的资源瞭解过军事方面的资料。

    如果其他人看到这只部队的番号,只会感觉很平常,因为就是四个阿拉伯数

    字而已,但是知道军事秘密的我知道,这只部队是参加过越战的部队,而且

    还是一隻特种部队。

    我再三确认了一下,甚至把我笔记本中存储的一些资料拿出来对比,越

    战中我国参加的特种部队确实有这么一隻。

    此时我心中的一个疑惑终于解开了,那就是俩人第一次三叔强上袁媛的时候

    ,为什么三叔能够轻易的擒拿住会武术的袁媛,肯定和三叔的特种部队服役的经

    历有关,毕竟三叔的擒拿是在战场上厮杀炼出来的,可比袁媛这种理论上的武术

    强太多了,和三叔的战场搏击对比,袁媛的武术简直成了花拳绣腿。

    毕竟武术现在是一种休养自身强身健体的运动,现在的实战作用没有以前那

    么大了。

    放下了那个军功章,之后我打开了那个已经破损的影集,第一张照片映入了

    眼帘,那是三叔穿着军装的上半身照片,后面的几张也是。

    等到了中间部分,终于不再是三叔自己的单身照,而是三叔和一个女人的照

    片。

    这也是一张黑白照片,看来是俩人登记结婚的照片,过去的时候没有现在的

    婚纱和礼服,三叔穿着中山装,那个女人穿着红色的花衣服,扎着两个麻花辫子

    ,这个女人就是三婶了吧,打我记事开始,我就没有见过我那位传说中的三婶,

    不过看到这位三婶,我却惊呆了,彷彿见鬼了一般。

    这哪是什么三婶,这个和三叔偎依在一起的女人不就是我的妻子袁媛吗?

    「啪!啪!」

    我赶紧给了自己两个耳光,揉了揉眼睛,让自己清醒一些。

    肯定是因为受到袁媛和三叔的刺激,所以自己出现幻觉了,只是我努力让自

    己清醒后再看照片,那个女人还是袁媛。

    怎么回事?不可能啊,虽然照片中的女人穿的十分的守旧,但是脸部和袁媛

    几乎是一模一样。

    我把那张照片从影集裡抽出来,照片已经发黄,看来年代十分的久远,照片

    的背面还有字迹。

    「李守山和吕雪媛于19xx年x月x日留念」

    读完这几个字,我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地面上,见鬼了,三叔的名字叫李守

    山我知道,但是三婶的名字竟然叫吕雪媛,这个我是没有想到的,因为我懂事后

    ,村裡的人和父亲从来不愿意提起三婶,因为害怕刺激到已经疯掉的三叔。

    吕雪媛,吕雪媛,竟然也带了一个「媛」字。

    这个时候我也终于看清了照片中的女人,虽然这个女人和袁媛几乎一模一样

    ,但是细看起来,还是有那么几个区别的,例如眉间的距离,五官排列的角度等

    等,多年的刑侦经验让我如何通过照片影响来判断是不是犯罪嫌疑人,没有想到

    现在竟然用在了这裡。

    看来照片中的这个女人是三婶无疑,只不过她和袁媛实在太像了。

    这个时候我终于明白三叔第一次见到袁媛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的害怕她,看

    来疯掉的三叔一定以为袁媛就是他的妻子,而且三叔第一次见到袁媛的时候就喊

    着「媛,媛……」。

    当时我还感觉到奇怪,因为三叔事先是不知道妻子名字才对的,看来我一直

    都没有发现,三叔一直都把袁媛当成他的妻子,这样很多的事情都可以解释的通

    了。

    尤其是袁媛被三叔强上之前,三叔听到袁媛打电话叫我老公,三叔的眼中为

    什么会那么的狰狞,一定是让三叔想起了和三婶的离去背叛,看到袁媛那么诱惑

    淫荡的姿势,或许也勾起了三叔对于三婶的某些回忆。

    我把照片重新放回了影集中,继续翻看着,剩下的照片都是三婶的照片,都

    是她的单人照,看来三婶年轻的时候也是喜欢时尚的,虽然穿着打扮在现在看来

    比较土。

    通过这几张照片,我发现了更多三叔与袁媛的差别,只不过差别不是很大,

    不是我这种专业懂得鉴别照片的人,根本看不出区别。

    而最后几张照片是一个小男孩的照片,看来这就是我那个夭折的堂弟了。

    尤其有一张是三叔和三婶一起抱着堂弟的照片,看来应该是堂弟百天照。

    看着这个一家三口的黑白照片,我不由得有些痴了,结合监控中看到的这些

    天的影像,我的脑海中不由得闪现了好几个画面,照片中的三婶与袁媛合为一体

    ,变成了同一个人,三叔和袁媛一起抱着他们的孩子……不……我不能这么放弃

    ,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我一定要查明真相,至少三婶当年为什么要离开三叔

    ,三婶现在在哪儿?而且重要的是,三叔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看到袁

    媛的时候,他有的时候迷恋,有的时候却狰狞的吓人,我感觉三叔和三婶之间应

    该有一个很长很私密的故事。

    我的直觉又来了,我感觉似乎有一个天大的秘密等待我的发掘,而这个秘密

    也关乎我和袁媛的命运。

    我拿着那个影集翻来覆去的看,感觉自己的脑海中有一丝东西似乎捕捉不到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黑了,我在窗前徘徊了很久。

    我顾不得其他的,做好了决定就赶紧把影集和那些东西都整理起来,不过不

    用那个破布包裹了,而是放到了我的包裡,其他还有一些书籍和本子之类的东西

    ,但是我此时已经来不及看了。

    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回去查明真相,有太多太多的疑问等待我去解决。

    我看着那个还亮着屏幕的笔记本电脑,画面还定格在那一刻,但是我已经没

    有太多的时间去看了。

    我刚刚计算了一下时间,距离我的假期结束还有四天的时间,我要用这四天

    去查明一些东西。

    在这个村子裡是查不到的,所以我该离开了。

    在刚刚的时候,我还感觉自己没有动力和目标了,没有想到一转眼自己又有

    了目标。

    我把笔记本收拾好,还有自己的背包,此时外面已经黑了,农村的人们睡觉

    都比较早,现在村裡很少有人了,正好给我提供掩护。

    我拎着笔记本电脑和背包轻轻的走出了三叔的土房,之后把房门重新锁好。

    重新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感觉夜色冰冷的空气也是那么的香甜。

    没办法,被三叔屋裡的臭气熏的太久了,已经忘记新鲜空气是什么味道了。

    站在这个小院裡,仰望着星空,农村的天空没有雾霾,天上的星星一颗颗都

    无比的清晰和闪耀……

   
    第105章


    我拎着包,独自走在乡间小路上。

    夜色已深,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禁打起了哆嗦。

    寒冷的天气,让我的头脑变得愈发冷静。

    我一边走一边在脑海中思索着我想要调查的问题以及调查的方法和步骤。

    沉浸在思考中的我,不知走了多久,终于从乡村小路走到了走到了国道上,

    正好一辆麵包车从我面前经过,我连忙走到了车的前面拦下了车,司机被面前突

    然出现的我胆战心惊急忙刹车,正要对着我破口大骂,却看见了我手裡对着他摇

    摆的警官证,我连忙对着司机说道:「警察办桉,请载在我到酒店。」

    司机看见我的警官证后,立刻变得恭敬起来,开玩笑,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警

    察呀,司机大叔很快就把我带到了酒店。

    到了酒店之后,开了一个房间,准备今晚就在这裡过了。

    我好好地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此时我只希望时间过的慢

    一点。

    因为我还没有想好如何去面对局长和同事们,我还不知道如何去接触袁媛和

    三叔。

    我从包裡取出了三叔其馀的东西,包括一个日记本,裡面是三叔写的日记。

    我垫高了枕头,开始看三叔的日记,裡面主要记录着一些三叔参军期间的心

    情和经历。

    从日记的时间来看,三叔似乎有着每天写日记的习惯,某一天写的多一些,

    某一天写的少一些,但从没有落下过一天。

    奇怪的是,日记记到三叔结婚后就没有了,但不是三叔没有继续写,而是被

    人撕掉了,从撕掉的痕迹来看,撕掉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竟迷迷煳煳地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

    了,退了房间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了单位。

    回来以后,先去面见局长。

    看到我略显憔悴的样子,局长歎了口气,没有多说什么,把袁媛留下的换洗

    衣服交给我以后,就嘱咐我要珍惜眼前的一切。

    因为我还在假期,所以工作并不多。

    回到办公室,关上门,我用警局的系统查询了一下吕雪媛这个名字,发现重

    名的有很多人,但没有一个与三婶能对应上,看来三婶现在一定是改了名字了。

    要寻找三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毕竟时间过去的太久了。

    我将三婶的相片扫瞄入电脑,然后用修改照片的软件修改三婶的照片。

    原版照片上,三婶和袁媛长得实在太像,经我修改后,新的照片放大了三婶

    与袁媛的差别。

    之后,我找来了平时关係很好,信得过的下属,把修改后的照片给了他,之

    后告诉了他吕雪媛名字,这件事情就交给他私密去办。

    中午下班时,同事们邀请我一起出去吃饭,我婉言谢绝了。

    我打开了局长转交给我的衣服袋子,裡面果然都袁媛为我准备的厚衣服,我

    还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洗衣液香味,看来是袁媛洗好后给我送过来的。

    我竟然有一丝感动,似乎在袁媛的心中我仍然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可是她

    为什么又要跟三叔做出那种事?难道她真能把感情与性慾截然分开,还是她能同

    时爱两个男人?正当我在思考袁媛的心态时,熟悉的手机铃声在办公室响起,我

    的心勐烈提了起来,呼吸也不由得急促起来。

    我赶紧拿起桌子上手机一看,没错,就是袁媛。

    我突然想到,自己回到单位后竟然一直没有去找袁媛,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

    难道也没有人告诉袁媛我回来了吗?为什么袁媛也不来找我,却在给我打电

    话?接起电话,我又该怎么向她解释呢?当没有想好的事情突然来临时,我竟有

    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似乎只有不接电话这一个选择了。

    我俩相识到现在,从来都没有不接过袁媛的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终于安静了下来。

    我既怕袁媛再打电话,又有点盼望她再打电话。

    我不由得自嘲地笑了一下,如果袁媛继续打电话过来,说明在她心中我还是

    很重要,我或许一时冲动真会把电话接起来;如果她没有,或许我在她心中已经

    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

    电话再也没有响起过,我似乎知道了答桉。

    我开始考虑下一步如何跟袁媛接触,既要合理地解释我的行为,不要引起她

    的怀疑,既要察言观色又要揣摩她的真实想法。

    没过多久,我突然听到我的办公室被人敲响。

    「房门没锁……」

    我下意识地对着房门不由得喊了一句,但房门却没有被推开。

    难道是哪个同事的恶作剧?我离开办公桌走到了房门前,有些烦躁地打开了

    房门,看到被门外的人却不禁一愣!竟然是那个我无比熟悉的女人,穿着那套熟

    悉的警服,显得英姿飒爽,开门的那一刻我甚至闻到了她熟悉的体香,她怎么会

    突然来找我?

    「老公」

    看到我打开房门,袁媛露出激动的微笑,眼中带着浓浓的思念,似乎还有那

    么一丝泪光。

    「袁……媛……」

    看到她,我不由得有些口吃起来。

    「有没有打扰你的工作,肯定没吃饭吧,」

    袁媛抬起手扬了扬手裡的大饭盒说道,看着这个饭盒的体积,裡面的饭菜一

    定不少。

    我转身向着办公桌走去,彷彿是在在逃避。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袁媛,以前我都是用微笑这个表情,现在面对她

    时我实在笑不出来,但我不想在袁媛的面前表现出来。

    只是我还没有走到办公桌前,身后就响起了脚步声,袁媛跟着我走了进来,似

    乎她还在强忍着,似乎眼中的泪珠透过鼻孔流了出来。

    袁媛以前也经常来办公室找我,但这一次却是那么不寻常,甚至比我俩第一

    次约会的时候还要紧张。

    袁媛能来找我,太让我意外了,她只是单纯的来给我送饭吗?

    我本来已经对袁媛已经失望透顶,可是我的心此刻为什么如此心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微嗔 金币 +7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9-4-14 22:04
22

TOP

过渡章节,为后面奠定基调。我喜欢,至少不是硬转,应该是作者大纲之内。

TOP

激动,终于更新了,虽然这三章没有肉戏,但是信息很多,理清了三叔和女主的的关系发展的逻辑,也让神秘的三婶浮出水面,三婶和女主容貌上的酷似,是一种巧合,还是有更深的联系?超级期待后续发展。

TOP

既然三婶是背叛跑路了,又跟袁媛长的像,那就很大概率是袁媛的生母,如果作者想要跟扯的话,就把袁媛写成三叔的亲生女儿,就变成乱伦了。

TOP

终于更新了,虽说本次更新无肉,但是给了无限遐想呀,难道女主也会跟三叔生个宝宝,变成3口之家?但愿不是跟楼上猜测的那样,女主不是三叔女儿就好,乱伦就不好了

TOP

袁媛應該不是三叔的女兒,但是肯定跟三叔的老婆有關係,文章有提到主角跟袁媛相差2歲,三叔老婆跟人私奔的時候,主角已經5歲了,也就是說當時袁媛差不多3歲左右,如此說來又怎麼可能是三叔的女兒呢?

TOP

女主应该和三叔没有什么血缘上的联系,只是因为长得像,才让三叔起了非分之想,使三叔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而使男主同情三叔,没有把两人的奸情捅破。

TOP

虽是过度文,但大大挖的一坑已经填了。接下来就要到神秘的三婶出场了,女主应该是三婶的女儿无疑了。接下来就要看是母女双收,还是女主回归平静,三叔回归正常升级当岳父(三叔的擒拿一坑)。

TOP

三叔和女主的关系马上就要呼之欲出,至于是洗白三叔,个人感觉应该不会,毕竟这样的结尾太普遍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6-27 03:51